自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提出创建一系列(确切地说是一百个)智慧城市的愿景以来,“智慧城市”已成为印度的热门词汇。自那时起,人们就展开了许多关于解读、理解和定义智慧城市的辩论。“智慧城市”加入了许多其他经常被滥用的城市描述词的长长列表,例如“创意城市”、“可持续城市”、“生态城市”、“弹性城市”和“宜居城市”。

“智慧城市”并非新概念,但其定义并不明确,常常使人联想到技术集成、精心规划的城市,这些城市依赖信息技术作为解决许多问题的灵丹妙药——从使用传感器到智能电网和数据分析,这些技术使城市基础设施和服务能够高效可靠地满足市民的需求。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一愿景在印度仍难以实现,因为许多现有城市的基本设施和基础设施(如供水、卫生、排污、电力和交通管理)普遍存在缺失。

但讽刺的是,这也正是印度迫切需要智慧城市系统的原因。印度城市的发展速度超过了其管理能力。因此,印度迫切需要采用更智慧的城市规划和管理方法的城市模式,这种模式不仅摆脱了常规活动,还能够通过现代化和良好的城市管理实现跨越式发展和转型。

格雷格·克拉克先生在最近的一次智慧城市知识交流会上*,在他的主题演讲中主张一个不同的出发点——智慧城市“不是一种 IT 解决方案,而是良好治理、投资、机构和时间的结合”。正是从这个角度,论坛参与者讨论了智慧城市对印度的意义。我一直觉得这样的论坛更有趣,因为在探索过程中,他们提出的问题比提供的答案更多,这次交流就是这种情况:

印度的智慧城市应该为市民打造什么样的城市? 还有什么比从市民的愿望入手更好的方法来定义印度的智慧城市呢?世界银行印度国家主任 Onno Ruhl 先生建议,最好的答案是走进印度的任何一个城镇,问问八年级的任何一位女孩长大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印度的智慧城市应该致力于实现这一愿望。
私营合作伙伴、企业和利益相关者在实现智慧城市方面发挥什么作用? 印度财政部长 Arvind Mayaram 博士和城市发展部部长 Shankar Agarwal 先生认为,注重实施和建立强有力的伙伴关系对于实现印度智慧城市的潜力至关重要,并且必须解决诸如需要哪些支持性干预和投资、私营部门可以进入的领域以及需要哪些法律框架等问题

政策制定者应如何规划智慧城市? 智慧城市的智慧程度取决于其城市管理方法。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马丁·拉玛博士表示,除了城市规模,治理对于创建生产性(智慧)城市也至关重要。首尔等城市的经验教训十分丰富,这些城市在废物管理方面拥有卓越的领导力和智慧政策,将固体废物填埋场(从字面上讲)改造成了同时产生能源的城市公园资产。或者从其他成功的国际城市案例中学习,这些城市能够实施智慧解决方案来管理交通流量,或通过综合城市规划、有针对性的政策手段和有效的制度安排最大限度地利用能源和水资源。城市发展部联合秘书 CK Khaitan 先生承认,有必要深入研究其中一些智慧解决方案,并询问如何将这些解决方案融入印度国情。
对我来说,“智慧城市”可以继续作为描述印度城市愿景的占位符,所以现在不要介意陈词滥调和缺乏定义。毕竟,新加坡等成功城市的城市发展始于 20 世纪 60 年代末的“花园城市”愿景,将环境与城市发展相结合。从那时起,新加坡就开发并实施了自己独特的“花园城市”概念——一个建筑密集但高度宜居的全球城市,周围有大片绿地和开放空间,还有许多其他令人向往的品质。展望未来,印度的 100 个智慧城市必须同样努力脱颖而出,成为印度城市发展和增长的典范,即“创新”、“可持续”、“生态友好”、“弹性”、“宜居”,当然还有“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