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等是我们这个时代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收入不平等是更广泛、更复杂的问题中最明显的方面之一,它涉及机会不平等,并延伸到性别、种族、残疾和年龄等。收入不平等在去年的《展望》中排名第二,被我们网络的专家确定为2015 年最重要的趋势。这影响到全世界所有国家。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最贫穷的一半人口往往控制着不到 10% 的财富。这是全世界必须应对的普遍挑战。

尽管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正在加快,但仍然存在着深刻的挑战,包括贫困、环境恶化、持续失业、政治不稳定、暴力和冲突。这些问题在本报告的许多部分都有所反映,而且往往与不平等密切相关。

忽视不平等的内在危险显而易见。被排除在主流之外的人们,尤其是年轻人,最终会感到被剥夺权利,并很容易成为冲突的诱因。这反过来又降低了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削弱了社会凝聚力和安全,鼓励不平等地获取和使用全球公共资源,破坏我们的民主,并削弱我们对可持续发展和和平社会的希望。

不等式

根据 2014 年皮尤全球态度调查,在接受调查的七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中,超过 90% 的受访者认为贫富差距是一个大问题;在美国,这一比例接近 80%。越来越多的政治领导人也对此表示担忧。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国家制定了更好的政策,例如卢旺达、巴西和墨西哥,这些国家的资源分配更加均衡,有效的现金转移支付改变了人们的行为,促进了边缘群体生活水平的提高。但要更大规模地做到这一点,许多国家需要加强国家机构、提供充足的资源、更具响应能力的领导层以及制定更好的政策。一些国家通过一系列注重公平和基于权利的政策、法律和计划举措,在解决不平等的结构性驱动因素方面取得了进展,并长期保持了这些举措。

为了有效解决不平等问题,各国需要制定综合议程,从社会、经济和环境层面着眼,包括教育、医疗保健和资源的获取。这些解决方案的核心是一系列干预措施,这些措施促进公平获取资源和服务,以及包容性增长,让社会所有人都能获得体面的工作和生计。为了提高影响力,需要分类、高质量和更透明的数据,以便有针对性地投资并将资源引导到最需要的地方。

在推动实现更大平等的过程中,企业的作用不容小觑。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人们倾向于认为政府应对贫富差距负责,但政府无法独自解决这一问题。解决不平等问题不仅是一种责任,也是一个机遇。解决不平等问题对企业有利,因为它创造了一个新的消费者群体,从而扩大了利润和服务市场,增加了盈利机会,尤其是对女性而言。减少不平等和实现包容性是多方利益相关者的责任,需要从地方到国家、从区域到全球的各个层面采取一致行动。

我们都意识到,世界各地的日常生活中都存在着脆弱性和危险。我们知道我们需要什么:包容性经济,让男女都能获得体面的就业、合法身份、金融服务、基础设施和社会保障,以及所有人都能为全球、国家和地方治理做出贡献和参与的社会。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这样才能不让任何人掉队,让每个人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