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一个国家的经济改善,其公民的健康状况也会改善。但可能不太明显的是,相反的情况也是如此——改善一个国家公民的健康状况可以直接促进经济增长,因为将有更多的人能够在劳动力中开展有效的活动。

健康是所有国家面临的挑战。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表明,平均有 85% 的受访者认为健​​康是他们国家面临的一个问题。有效的公共卫生系统对于为病人提供护理以及制定促进健康和预防疾病的措施至关重要。例如,烟草是我们面临的最大祸害之一。在努力抗击肺癌和心脏病等疾病时,我们必须对抗其根源;显然需要开展教育活动和其他机制来阻止人们吸烟。如果改善一个国家健康状况的计划只是建造几所医院,那并不能解决问题。

对于发达经济体来说,人口老龄化给医疗网络带来了沉重的压力。在发展中国家,资源匮乏或基础设施不足是另一个挑战。目前,NIH 正在努力应对西非的埃博拉危机。当你看到这种疾病给该地区造成的破坏时,很明显,这个地区的医疗保健系统对这一巨大挑战完全没有准备。

在许多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传染病是我们关注的重点。艾滋病毒/艾滋病、肺结核和疟疾造成巨大损失,既造成生命损失,又造成劳动力减少。世界银行报告称,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经济增长差距的 50% 归因于健康状况不佳和预期寿命低。一个国家的公民越健康,劳动力效率就越高;他们孩子的健康状况越好,出生率就越低,因此抚养的子女就越少。疫苗接种和儿童疾病预防策略至关重要。

尽管如此,发展中国家的非传染性疾病仍在增长。这些疾病通常与富裕国家联系在一起——癌症、高血压、糖尿病和心脏病。我们必须更加关注这些疾病,以及它们在我们传统上认为感染是主要问题的国家的出现。

幸运的是,技术使预防、检测和治疗这些疾病变得更加容易。随着电子健康记录、远程治疗和在线共享数据能力的发展,即使在低收入环境中,我们也拥有一系列新的医疗保健解决方案。使用移动技术收集和分发信息对疾病的预防和治疗有很大帮助。

我最近有机会与中国前卫生部长陈竺进行了交谈。他的国家已经研究了健康与生产力之间联系的证据,并正在用自己的钱包以戏剧性的方式投票。中国正在增加医疗服务支出,并一直在稳步增加生物医学研究,每年的支出为 20% 至 25%。按照这个速度,中国在这个领域的支出很快就会超过美国——而且这是绝对美元支出,而不仅仅是占 GDP 的百分比。中国人认为提高研究能力是发展经济的好方法,我认为他们是对的。

中国正在进行一项伟大的实验,并不是每个国家都有资源来做这件事。但对于有远见、有远见的国家领导人来说——不只是今年,而是10年或20年后——关注中国的例子是值得的。投资于一个国家公民的健康是一个领导人能做的最明智的事情之一。

遏制埃博拉

美国的情况不应引起恐慌——鉴于美国有公共卫生系统可以追踪接触者并隔离接触者,因此美国爆发大规模疫情的可能性为零。但西非的情况越来越严峻,已有数千人死亡。世界需要集中所有资源来控制疫情,否则可能会有数十万人死亡。

应对西非埃博拉疫情的当务之急是确定感染者,将他们送往治疗中心,并追踪接触者,以防止疾病传播。同样重要的是,确保死于该病的人不会被没有防护装备的其他人接触或清洗,因为感染风险非常高。

全球资源正在整合;美国将疫情作为首要任务,包括派遣军队建立急需的紧急治疗中心。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我们正在与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合作,打破有希望的疫苗进入临床试验的记录,并加快测试新疗法的努力。但速度至关重要。我们需要所有人齐心协力。